近期有不法分子冒充官方人员,以删除词条为由威胁并敲诈相关企业。在此严正声明:是免费编辑平台,绝不存在收费代编服务,!详情

查尔斯·加布里埃尔(Charles A Gabriel 1928.7-1986.6),美国特级飞行员,拥有4200小时以上的飞行经验。空军四星上将,驻欧洲空军总司令兼中欧盟军空军司令 ,美国第11任空军参谋长(1982.7-1986.6)

查尔斯阿尔文加布里埃尔( 1928年1月21日至2003年9月4日)是第11次美国空军参谋长。作为美国空军参谋长,加布里埃尔将军以双重身份服役。他是参谋首长联席会议该委员会作为一个机构,担任该委员会的首席军事顾问总统国家安全委员会,和国防部长。他以其他身份向空军部长用于管理世界上最强大的航空航天力量的大量人力和物资资源。

查尔斯·加布里埃尔1928年生于北卡罗来纳州林肯顿。1950年毕业于西点,任空军少尉。1951年12月完成全部飞行训练之后,前往朝鲜战场参战,驾驶F-51战斗机和F-86战斗机执行过100次作战任务。击落过两架敌机。1952年12月至1955年11月,任驻德国兰德斯杜尔空军基地的第86战斗截击机联队飞行员、中队空中作战官。1955年12月至1959年7月,任驻科罗拉多州科罗拉多斯普林斯的空军学院学员队中队长。1959年7月,任驻佐治亚州莫迪空军基地的第3550飞行训练大队人事官、中队长。

1962年8月从罗德岛州纽波特海军军事学院毕业、1963年获得乔治·华盛顿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后,任空军计划部参谋。1966年8月至1967年7月,为驻弗吉尼亚州诺福克德武装部队参谋学院学员。1967年8月至1970年7月,任驻比利时蒙斯德 。北约欧洲盟军司令部参谋长的执行官。1970年7月,接受战斗机组成员训练。此后任驻泰国乌多恩空军基地的第462战术侦察联队联队长,执行过152次战斗飞行任务。1972年7月至1975年2月,任美国空军参谋部负责作战部队的副处长、负责作战的副处长。

1975年2月至1977年8月,任驻弗吉尼亚州兰利基地的战术空军司令部负责作战的副参谋长,晋升少将,1977年8月至1979年4月,任驻韩美军副总司令兼“联合国军”中将副总司令。1979年4月至1980年8月,任空军负责作战、计划与战备的副参谋长。1980年8月至1982年6月,任驻德国拉姆施泰因基地的欧洲空军总司令兼北约中欧盟军上将空军司令。

王司令员,我们听到过一个传说,说是曾经担任美国空军参谋长的加布里埃尔是在朝鲜战争中被您打下来的,是么?

王海:这个线月份,我当时是空军副司令,国防部长张爱萍同志带领中国军事代表团访问美国。在事先的日程安排中,本来没有美国空军参谋长加布里埃尔要见我这个内容的。因为访问过程中,每天参观、了解情况,安排比较满。中间有一个空档,加布里埃尔突然通过武官提出来,要单独见我。我感到很突然。就跟张部长报告,张部长就同意了。我就想,他要见我是什么意思呢?原来没有这个安排呀!那个时候在驻美大使馆当空军武官的是张伟仪,后来在空军当副参谋长,陪我去见。这就到了五角大楼加布里埃尔的办公室。他的办公室比我们大,像他这样的空军参谋长,一般由四、五个秘书处理事情。到了他办公室以后,我就看见他的桌子上摆了好多飞机模型。我也是飞行员出身,也喜欢飞机模型的。我一看,桌子上摆着的模型里有F-86,F-86这种飞机呀,是我们在抗美援朝的时候最重要、也是最主要的对手。当时上级通报美国空军情况时说,在朝鲜战场上,美国空军装备F-86的,只有两个大队,一个是第51大队,一个是第4大队,51大队的飞机在两个翅膀上喷两条黄线,这个我们在空中看见过。第4大队的飞机就没有这两条黄线。我一看就跟加布里埃尔讲:喷黄线大队。当时加布里埃尔很吃惊,他说你怎么知道?我说在朝鲜战场上,我们经常遇到就是喷黄线。他就问我:你认为喷黄线的和没有喷黄线的谁的技术好?我说:还是喷黄线的技术好,没有喷黄线大队不行。加布里埃尔一听就很自豪地笑起来了,这个飞行员很直爽,他说:我就是51大队的,在朝鲜战场上,我就是51大队的中队长。美国空军的中队长相当于我们一个团长,他的大队也比我们的大队大。

这样我们就非常随便地谈起来了,谈得很热烈。后来我就想,他为什么要见我呢?因为他参加过朝鲜战争,在空中跟我们交过手,却没有到中国来过,更没有见过中国的飞行员,我是中国空军的副司令,我去了他肯定知道,他想见一见我,大概是想看看中国飞行员是什么样的人吧!

见了他以后,我跟张爱萍部长作了汇报。张部长就跟我讲:你可以邀请他到中国来访问嘛。

这次访问中,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和各军兵种的头头,陆军、海军什么的,在五角大楼一个会议室里,和我们交换意见。张部长给他们介绍代表团成员的时候,介绍到我的时候就说:这是我们空军的副司令王海。在美国,空军参谋长就和空军司令一样。加布里埃尔就说:我们认识,我们交过手。我就是被他打下来的。他最后这句话,我想可能是翻译有误,也可能他是这么说的,但是,只是一个表示友好的姿态。所以后来我在的回忆录书上专门谈到过这个问题。你想嘛,咱们也不认识,你怎么知道是我把你打下来的,我也不敢肯定就是我把你打下来的啊。我估计可能翻译得不太准确,但他是有这个意思的。以后我说了一句话:你们再侵略我,我还把你们打下来,我还是这个姿态。这个时候,张部长说了一句话:这叫不打不成交!

转过年,加布里埃尔到中国来访问了。他到杨村参观了八一飞行表演队,我专门陪他去看飞行表演。看了以后他非常吃惊,他说:国外的飞行表演一般是六机,我们美国的“雷鸟”飞行表演队就是六机,还到中国来访问过,你们中国空军是九机!你们这个不简单,九机难度比较大。他就给我讲:你们能不能到美国去表演表演?我说表演是可以,但是你知道中国的飞机腿子太短了,我们的飞机属于苏联型号的,它属于防守型的,所以它的飞行半径比较小。你要叫我们去,你得派大飞机来,把我们的飞机拉过去。这一说,大家都笑了。你看,这是我们交谈的时候拍的照片。

王海:他是被我们志愿军空军打下来的,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当时打他的时候,我们有四架战机开炮,到底是谁打下他来的现在也没有办法考证了。

我陪着他参观完了以后,他专门提出到军事博物馆看一看我那架飞机,有一个录像专门录下了他看飞机的情况。人家对我们的好多情况都很了解。他看了以后非常称赞。中国原来没有空军,突然在朝鲜战场出现,这一点美国人很吃惊,别看美国人很聪明,有时候也是稀里糊涂的。

以后我就把在大楼下举行欢迎仪式,以及他在华活动的一些情况给他录了一个录像带。他是从上海回去的,我正好到上海欢送他,晚上欢送宴会的时候,一面吃饭,我们一边就把他在中国活动的录像放给他看,他特别高兴,第二天就送他走了,他经过香港飞回美国了。我给你讲,凡是军人,特别是飞行员出身的这些人,他不是外交官,都非常豪爽,有什么讲什么,美国人也是一样。

内容由网友共同编辑,如您发现自己的词条内容不准确或不完善,欢迎使用本人词条编辑服务(免费)参与修正。立即前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